莫名其喵

是我啊。

欣赏他人被虐杀折磨时无助挣扎哀嚎及惊恐绝望这般美妙的表情。沉沦在深红淤青所带来的快感中。称赞着死亡艺术和枯骨所描绘出的绝对永恒。想要将可爱而脆弱的事物毁灭,再占有收藏。想要掐住尚存余温的脖颈,品尝鲜血与刀尖锈铁的微甜,阅览鲜活生命的消亡。想要触摸冰凉的皮肤,看着失神浑浊的眼珠,享受毫无生气的平静,最后吞咽下残留下的怨恨不甘和呜咽。甚至想要迎来过早的属于自己的永恒,也想要因为犯下的思想罪被施虐。甚至奢望这种病态能有人理解并缓解......

现在对惨死之人说着对不起却重复轮回着他们死前最为痛苦的一刻。是死亡的信徒又妄想着亲人朋友永生不灭,身边的人、看到的人安好。痛恨恋尸癖所夹带的性和其它正常爱恋中的性,虐待动物,但你呢?给出作案的条件,你也会忍不住杀害动物和人,一想到他们的悲鸣求饶、大动脉割裂喷溅的血液,你他妈就像疯了一样啊。你所厌恶的行为都比你所做作为所想都好的多。你渴望的所谓知音也就是同类犯罪同伙只会在变态杀人狂电影中出现,都是反派,你现在难道还没发现,不明白,或自欺欺人?中二病和病娇,猎奇爱好者作为掩饰的借口倒真是对你的一种赞赏,很明显,恶心的你,不配。

矛盾遮盖不住这样完美的变态。渣滓、败类、狂妄自负到自卑,我是这样的人啊。


评论(2)

热度(6)